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黑龙江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办 东北网络台协办
站内搜索
您当前的位置: 关心下一代网
“农垦新华老愚公”义务修路三十载
2016-12-30 黑龙江关心下一代网
作者: 来源: 编辑:杨曦

   在黑龙江完达山北麓的新华镇(黑龙江农垦八五二农场第二管理区),提起彭荣刚老人,大人孩子都会不自觉的竖起大拇指,“离而不休献余热”是很多人对彭荣刚老人的评价。这位头发雪白、衣着朴素、为人慈祥的老党员退休后不甘寂寞,发挥余热。在他退休的31年时间里,他用坏了3辆三轮车和200多个篮子,更换了60多把铁锨和镐头,磨破了200多双手套。无论寒冬腊月还是烈日炎炎,他每天坚持修路、搭桥,当地的人亲切的称他为“农垦新华愚公”。

 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退休不褪色,担起修路重担

  彭荣刚于1939年7月出生,1951年7月参加抗美援朝,1956年作为第一批铁道兵转业来场,1960年光荣的加入中国共产党,1972年调到二分场中学担任后勤管理员,1975年调回基建队任工会主席,1978年由于表现突出调到排水连任连长、指导员一职。

  1984年,彭荣刚带着对群众的不舍与眷恋退休了,但他退休不褪色,继续发乎余热。退休后的彭荣刚没有转移“战场”,仍心系群众,默默奉献。他看到基建队唯一一条通往分场的土路,大坑摞着小坑,有的地方近半米深,晴天里尘土飞扬,每逢下雨,烂泥能淹到小腿肚。打这儿经过的孩子们上学,只能卷起裤脚、拎着鞋,赤脚走过去,有的孩子肩膀上还扛着自行车,走得十分艰难。春播秋收季节,种植户的拉粮车总是无法正常通行,翻车在这条小路也是时有发生的事情。彭荣刚心中不忍,就产生了修路的念头。那一刻,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,这把铁锹一拿就是三十一年,再也不曾放下。

  一辆独轮车、2个土篮子、1把大锤、1把铁锹,这就是彭荣钢的修路工具。哪里需要哪里搬,31年如一日,基建队到区部这条一公里的路上不知留下他多少的足迹和汗水。这些年,每当清晨4点多钟,总可以看到一位满头白发,衣着朴素的老人推着独轮车,车上满载着砖头、瓦块、石头、沙子穿梭在基建队与区部之间的道路上。“土法子”修路不结实,隔一段时间就要重新修补,彭荣刚不嫌麻烦,始终坚持。每年开春,桥涵沟里的积雪由于背阴无法快速融化,沟里融化的雪水排放不出去蔓延到路上,他就拿起锄头一点一点将桥涵沟里的冰雪刨开,唯恐损坏桥涵和路面,影响居民出行。他还利用修路的闲暇在道路两边种上鲜花,赶上天旱,他就从家里一担一担的挑水浇花,精心的照料。在他的努力下,不但道路平坦干净了,环境也发生了变化。

  有一次在他修路的时候,恰巧碰到经过这里的老年人想上厕所,问他附近有厕所吗,他沮丧地摇摇头。事后,他从家拿了块苫布,找了几块木板,在这条路隐蔽的地方搭了个简易的厕所,方便路人使用。他到场区部办事的时候,看到机关门前、市场附近有几条大沟,许多居民经过这里都摔倒了,他就突发奇想,回家用木板钉成简易小桥,从基建队扛到场直,架到大沟两边,方便居民通行。这样大大小小的桥梁看起来是那么的渺小,那么的弱不禁风,但是它连起了党员干部与群众的心,成为一座座百姓心中的“暖心桥”。有人问他,你这是图什么?他说:“图个大家伙方便。”一句简单的话语,彰显了一名优秀党员的高尚品格。他也数不清究竟搭建了多少个桥梁、修了多长的路,大家帮他忽略算了一下,31年里他义务铺路有25600多公里,自制小桥8座。

 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再苦再累不怕难 修桥修路修到老

  修路这活看似很容易,每天弄点砖头瓦块垫垫就行,其实远不止那么简单。阴天下雨,彭荣刚总是惦记着路面是否压出坑了,排水是否畅通,水是否漫到路面,影响居民出行等问题,思想中始终挂念着那条通往外地的“生命线”。

  有一年夏天,刚下过雨,路面很滑,彭荣刚一看到雨停了就赶忙拿起工具准备去看看道路情况,她的媳妇劝他说,刚下完雨,别去了,你年岁也大了,别滑倒了,等天晴了再去吧,他却倔强的说:“一下雨这路就难走,我必须看看去,”结果这期间又下起了大雨,他顶着雨填坑修路,查看小桥有没有冲毁,结果挑着砖头瓦块不小心脚下一滑,连筐带人整个滑倒在地,不但浑身上下沾满了泥水,还扭伤了胳膊。但他没有退缩,第二天清晨他的身影又出现在这条路上。由于这些年经常挨雨淋、磕碰、烙下了腿疼、胳膊疼的毛病,一到下雨阴天,经常疼痛难忍,但他一直咬牙坚持着他一生中未完成的“修路事业”。

  从结婚到现在,家里家外都是妻子一个人张罗,老伴儿常抱怨说,“你上班说你忙,这退休了家里也指望不上你,天天修路,也不知道你图个啥”。每次听到老伴抱怨,他都倔强的说:“我能图啥,就是图个大伙方便呗!”彭荣刚不但不管儿女的事,赶上路面破损严重,他还让他的儿子开着自家的车帮忙拉砖头、瓦块,煤灰渣子跟着一起垫路。每当这时,儿子就说他要为这条破路献完青春献子孙,但他总是置之不理,还开玩笑的说:“行呀,你们要是能接下这活,我干不动那天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在2015年8月28日,第二管理区党代会这一天,笔者看到一位头发花白、个子不高、走路摇摇晃晃的老人走进会场,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。上前一步问了声好,彭荣刚微笑着“点点头”,便悄悄地坐在了台下的位置。我赶忙走过去,轻声告诉他主席台“有您的位置”,他皱起了眉头似乎没有听懂,当地的党员看到了说:“老爷子这些年身体不行了,耳朵小声听不见了。”我这才反应过来,轻轻地将他搀扶起,陪他走到了指定的坐席上。他拿出一支钢笔认真做着会前准备,我不曾想,这样岁数的老党员,思想觉悟究竟是什么样的,但我从他的行动中,一颦一笑中,深深地感受到“党的旗帜”在他的心中是那么的“鲜红”与“至高无上”。

  如今, 87岁高龄的彭荣刚说:“今年身体不太好干不动了。”但他也从不闲着,总会有居民看到他步伐蹒跚着早早出现在这条路上,胳膊上挎着个篮子,篮子里或多或少的装着砖头、瓦块,看到哪里有坑就垫,看到垃圾就捡。彭荣刚毕竟年纪大了,每次收工,他都会气喘吁吁,一向挺直的腰板在岁月的挤压下弯起了腰。

 

  (农垦八五二农场关工委 付加桂 范军 李阳)

黑龙江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办 东北网络台协办 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黑ICP备07001217号 copyright2001-2009 DBW.CN ALL Rights Reserved